Navigation menu

新闻中心

杨婷喻敢冲撞、拟对攻略 为台湾摘下汽车喷漆第一金

本届技职奥运,汽车喷漆国手、北科大产学训专班学员杨婷喻,不只替台湾在汽车喷漆项目夺得史上第一金,还被大会选为“国家最佳选手奖”,成为全场焦点。

众人都不禁好奇,她凭何能耐,让台湾破蛋?一介英“雌”,又何以能在阳盛阴衰的汽修领域技压群“雄”?

只见杨婷喻停顿了一秒,“因为我年纪比较大,”之后又贼贼一笑:“而且我有动脑!”

分析学用落差 不盲从答案

今年22岁,目前白天在BMW授权经销商依德公司上班的杨婷喻,在一票十几岁的选手群中,确实已经是姐姐级的,但年龄,并非她胜出的主因,反倒是职场上的历练,以及勇于向老师提出质疑的独立思考,成了她出线的主因。

“我不是个可以不知道原因或目的,就直接接受答案的人,”杨婷喻说,“就算是指导教练要我这要做,如果他说不出明确理由,我也不会照著做。”

杨婷喻分析,汽车喷漆向来不是台湾的强项及重点科系,众公立职校中,亦只有嘉义高工有涂装科,其他都是附属在汽修科的“插花”课程。因此很少有专精于喷漆的老师。

“我是先到业界工作,才回去当学生,很快就察觉到产学落差,”杨婷喻深刻体会到,采取车厂师傅的手法,就会被学校老师指正工序不确实,但当她把学校学的那套带回工作现场,又会被师傅批评不实际。

杨婷喻琢磨出,学校著重基本功,讲究程序扎实,至于成品是否酷炫,不是教学重点。但,业界要差异化竞争,更强调以客为尊,对于车主要求,有求必应。

“并不是学校教的没用,更不是职场投机取巧,只是‘目的不同’,如果无法确认目标,就会陷入‘父子骑驴’冏境,反之,就能‘因事制宜’,”想透后,杨婷喻比赛时往往目标导向:“先搞懂比赛目的是什么,自然就会有相对应的攻略!”

杨喻婷分享,其实上届台湾汽车喷漆项目国手技术非常厉害,当她看到前辈作品时,也纳闷为何无法夺金,连优胜都没有?她和老师检视上届国手的成绩单,评分表上一堆零分:“那就表示,做的过程一定有很多地方miss掉,才会没分数。”

从评分表回推拿分关键点

有了前车之鉴,杨婷喻和指导教练重新检视训练菜单,反复练习考古题,找出过去选手失分的主因,并推敲评审的评鉴重点。

研究后发现,喷涂料前,有没有做好清洁动作,就是1分。开始时先用去除油渍的清洁剂、之后涂装时要用去静电的清洁剂,也各1分,“光是‘拿对清洁剂’就可以得1分,这种分数怎么可以没拿到?”杨婷喻笑说。

这些评分标准原来是依据车厂“技术手册”的维修准则,遵行拆卸、清洁、补土、喷涂的标准工序。于是,杨婷喻将准则中的标准动作,练到成为反射动作。“这就是我的得分策略:回推技术规范,照维修手册走,而不盲从教练指令,”她说。

杨婷喻自承,因为工作经验,才有思辨能力,也因为年纪较大,才有冲撞教练意见的勇气:“摘金当然超爽!只是,一路思考过的‘每个为什么’,才是最大宝藏!”